你确定自己是人吗?你以何证明自己是人?

你确定自己是人吗?

别笑,别轻飘飘反驳我:“能看懂这问题,就说明我有人的智慧,证明我是人。”曾经有一匹聪明绝顶的马,号称会算术,后来发现,它真正会的是判断观众的表情,但这智慧指数仍不能小觑;海豚和鲸,都智商颇高;蜜蜂的社会结构,与人类相近。而如果你被疾病袭击,失去理智,意识不清——你会愿意被剥夺人籍吗?失去人的医疗权、生存权、被爱被照顾的权利?

你以何证明自己是人?

身份证号码?据说有重号;家人亲眷朋友?但如果你是幻影,那他们都是,一大家人很可能都是游戏里的一部分,你怎么知道关机后你还存在;社会地位、TITLE或者职称?……大哥,咱们讨论正经问题呢,别逗笑。

抑或你还记得小时候课本上的定义:人是能制造工具、并能熟练使用工具进行劳动的高等动物。章鱼会拿石头砸贝壳——有视频为证,而一大堆连矿泉水盖子都拧不开的姑娘们,能做到“面若桃花、心深似海、冷暖自知、真诚善良、触觉敏锐、情感丰富、坚忍独立、缱绻决绝”,却只怕无力制造一个锤子或者扇子。

人与非人的标准,也许只是口音。

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与帝国》里:人类出现在空无一人的索拉利星球上,留守的机器人对他们发起了攻击。怎么会这样,“机器人三原则”的第一条铁律不就是“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吗?他们手忙脚乱,眼看就要被人类之奴化为齑粉……操索拉利口音的女主角登场,机器人们驯服下来。

很简单,机器人被做了设置:说本地口音的就是人,外地口音的统统是“非人”。制度保护人类,但“非人”不在此限。

你呢?你曾在某个城市,被当作外地人吗?被宰过客,考个驾照都得先办暂住证,想投考当地公务员被直接拒绝——对不起,基层工作人员需要与无知妇孺们沟通,我们就要操本地方言的。你觉得在那里,你得到了人的待遇吗?

也有时,人与非人的界限是血统。

日本有一部小说叫《家畜人鸦俘》,被三岛由纪夫称为“战后第一奇书”,说的是二千年后,天翻地覆,大部分人都死光了,仅剩德意志人的后裔,少量黑人和日本人,其中日本人沦为“鸦俘”,是白种人养的家畜,被用来活体解剖,“活体解剖促使医学进步的恩惠无比伟大,于是最高法院正式宣判,鸦俘是人权保障外之对象”。

“鸦俘不仅是家畜,也是器具,也是能源。被生产成活体家具的它们,虽是活生生的,却带有器物的性质。尽管称为活体,其实本质上是家具。”它们会被制成肉便器、手提包、盆载、人马等……在投入使用之前,会受到良好教育,比如一位医学博士出身的肉便器就干得极其出色,因为他一亲尝粪尿,便知道使用者的健康情况。

另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鸦俘,喜好哲学,少年就开始疑问:所谓遍存于宇宙空间的白小神(指白人),是真正存在的吗?“鸦俘们也准许这类思想自由。”二十岁那年,它大学毕业,正值征畜检查,它的智商高达179,但无人介意,大家注意的是它惊人的奔跑速度。于是:“你要变成马。”

被鞭打,被追赶,被上马辔,被封住舌头,最后,戴上了颈鞍,白人马主骑了上去,纵它奔驰。女骑士不当它是智慧动物,不使用言语,只靠缰绳与鞭子,无条件地传达意愿。开始,它想:“为什么要这样虐待我呢?”每一鞭落下,都如刀割,它只觉背上的肉要被挖起来。最终,它心悦诚服地接受了命运:我就是马,马就是让人骑的东西呀。

看这本奇书,要忍住不断的生理不适: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人?不,它们不是人,它们是鸦俘。

你呢?你的父母是农民吗?OK,那你一落地就是农民,中国没有血统论,但我们有户籍制度。你得指望逝迁征地之类普大喜奔的事儿,否则你的人生就是:发奋读书、比城里孩子刻苦十几倍、做苦工,被生计驱使着奔跑,终于被驯服,接受“愿效犬马”的宿命。

又抑或,以你的来处作为标准。

石黑一雄的《别让我走》里,说到了一群克隆人:他们都是用恶贯满盈者为原形克隆出来的生物,目的是为了给疾患者捐赠器官。克隆人也要从幼年出发,他们无忧地长大,也青梅竹马,也彼此斗气吵闹不开心,有童年,却没有未来。一旦成年,捐赠就开始,一次一次摘掉肾、肝、子宫、皮肤、眼球……有人一两次捐献后就死了,有人能捱过四次,但没有一个人,会活到中年。

有模糊如童话、如暗萤之光的故事在流传,说真心相爱者会得到祝福,能把捐献时间向后延个三五年,给爱情一次绽放的机会——唉,怎么可能。人生这么残酷,爱情从来微不足道,而何况,他们不是人,克隆人只是人类肉身的备件库。

而他们,有属于人类的小小愿望:在灯光明亮的写字间上班;有一个真正的家,虽然他们从不曾接触过真实人生,只能从肥皂剧里学习一举一动;渴望被爱,女孩子会偷翻色情杂志,想从模特儿脸上认出自己——她知道自己的原型是个坏女人,她想要知道母亲是谁,就像被遗弃的孤女万里寻亲。

你呢?你有过一样的心痛吗?你是否误认为自己有灵魂,你平庸、你不擅长赚钱、你一无所长,但你懂得美能品味人生,你以为你终将因为灵魂被爱。你不知道你的那些美德,是“任何店都不要的破烂”。你也幻想过爱情,你以为与他相拥的片刻就是永恒,时间此时停留,你愿意为爱倾尽所有,包括肝、肾、子宫、皮肤、勇气……这心意你曾认为是那么珍贵,连岁月都要对你脱帽致敬。

但,牺牲不过是克隆人的天职,一旦不被界定为人,你所有的付出,都理所当然。克隆人连姓氏都没有,只是一个为了称呼方便而随便起的名字。

你是外地人、女人、路人、吊丝男/女、农民工……你被各种各样的标准区分,你知道“人”应该得到什么样的待遇,但有些,你从来不曾得到过。

而你,确定自己是人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