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活跃是中国一线大都市高房价的内在推手吗?

曾小亮:性活跃推高中国房价?

(荷兰在线特约专稿)生活在北京的人的性生活是否比生活在贵州六盘水的性生活要活跃?

生活在北京国贸(商业区)的人是否又比生活在北京石景山区(传统工业区)人的性生活要活跃?

关于大都市的人们在性中的活跃、迷失、困惑与挣扎,台湾的蔡明亮在这方面堪称杰出。他的一系列作品《帮帮我、爱神》、《青少年哪吒》、《河流》等都深刻展现了台北这个大都市里的现代人的性异化。在他的作品里,有晚上睡不着觉窥视邻居性爱的,有用身体来打发孤独和寂寞的,也有父子一起去寻欢,居然在浴室里相逢的。

类似的影片还有《欲望都市》、《美国丽人》等,所以《欲望都市》里的萨曼莎就说:纽约就是一个寻欢作乐的地方。

而作家渡边淳一更是建议年青人一定要去大城市,因为只有在大城市里,才能更容易性满足。从这个意义上说,一线大城市的房价之所以高涨,不仅在于其工作机会,资源众多,也在于它所提供的海浪一般的性满足机会。

为什么在类似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以国贸为代表的商业区的人的性生活活跃程度就要高于传统的保守型的石景山区呢?

可以看出来不外乎以下几点:

生活在国贸地区的人们,焦虑程度可能要高于石景山区。因为前者竞争程度激烈,生活节奏紧张,后者舒缓,平静。而缓解焦虑,有些人会采用和朋友聊天,有些人会去体育运动,但更多人可能会选择性——后者来得轻松,很容易产生一种上瘾般的快感。

因为孤独。越是商业氛围浓厚的地方,人们越要尔虞我诈,越需要算计对方,越需要弱肉强食才能生存下去。在这种背景下,越需要提防他人,越需要不轻易敞开内心。因此,人们越容易感到孤独,在孤独时越渴望通过性来寻找亲密感。

因为信仰问题。美国人曾经开玩笑说,一个喜欢寻欢作乐的纽约人,来到美国中西部民风古朴,宗教传统氛围浓厚的地方,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约束性行为的除了宗教,当然还有道德。所以,越是传统道德没有遭到摧毁的地方,人们越是对性谨慎行之,但快节奏的大城市不一样,各种观念更新快,道德的约束松驰。

因为受教育水平很高:无知者无畏,但有时候反倒是受的教育程度越高,人们越是容易挣脱各种观念的束缚。包括对待性。所以,有社会学家发现,在过去,纯朴的民众容易听信传言或者容易接受宗教的洗礼。因为受教育的局限,所以他们渴望寻求归依和思想秩序的保护。但是对于一些中产阶级和自由知识分子而言,他们更容易反叛,更容易认可自我和自由,更相信个人的力量等,所以对于欲望和身体,倾向于自由和奔放的使用。

因为人际圈交往的频繁。越是商业活跃的地方,人际交往越频繁,所以,也带来大量的性活跃机会。但一个民风古朴的地方,人们的生活相对简单,比如喜欢下班后就回归家庭,人际交往狭小,所谓的性接触的机会自然也少多了。

而越是性活跃的地方,人们越是仿佛逐“性”而来,因为它提供了舒解压抑、自我满足、自由表达等机会。人流聚居多了,房价自然就高涨。从这个意义上说,性活跃难道其实正是中国一线大都市高房价的内在推手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