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光棍们今后到哪找老婆?

11月11日,被坊间年轻人称为“光棍节”。本来这是一个戏谑的说法,但以中国目前严峻的性别比,恐怕未来真的要成立一个“光棍节”了。

出生性别比的正常值域,是男孩与女孩之比应当为102-106:100。1980年之前,中国的出生性别比基本正常。1980年代中国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出生性别比随之攀升,1990年为111,但是主流人口学家和国家计生委官员一直认为是女婴漏报。后面的人口普查数据表明他们的说法是错误的,1999年出生性别比高达122,2010年仍然为118。以江西省吉安市吉水县为例,2010年出生性别比为156,0-4岁性别比为158,5-9岁为169,10-14岁还有153。如果说是女婴被漏报,难道能隐瞒十多年?这意味着,未来男青年找老婆将越来越困难,一部分男人将因为女性资源的缺乏而只能“打光棍”。

2010年出生性别比最高的是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高达177;0-4岁人口性别比也是安溪县最高,为164。以出生的男孩为标准,性别比为177,用正常性别比104计算,意味着每怀孕170个(177/1.04=170)女孩,有70个(170-100=70)“额外”被选择性堕了胎;性别比为164,意味着每怀孕158个女孩,有58个“额外”被选择性堕了胎!

以22-60岁的男性人口对应20-58岁女性人口,姑且定义男性人口超过女性的那一部分为“光棍”,那么2010年之后,中国的“光棍”数量快速攀升,2022年超过2000万,2028年超过3000万,到2041年将超过4000万。

今后四千万光棍的存在,必然会影响中国传统的婚姻观,造成家庭的不稳定。今后女性将越来越不安全,不是你“与世无争”,是有人要来争你。性别比失衡,也必然提高婚育成本(现在有些地方彩礼就高得离谱了),进而降低生育率。

以前有“高考移民”,今后将有“婚姻移民”,在性别比较合理的地方找老婆容易一些。国内婚姻市场竞争太大,与其在国内厮杀,不如走出国门,另辟“婚路”。

但是,由于正常的出生性别比是104,大多数国家都是男孩略微过剩。根据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2年版》的数据, 2010年30岁以下人群中,女孩比男孩多的国家和地区只有21个,合计只“过剩”133万女孩,其中马来西亚50.7万人,尼泊尔25.3万人,缅甸12.0万人。就算这133万女孩全部愿意嫁到中国来,也只是杯水车薪啊!

香港、澳门30岁以下性别比只有96,共有127万女孩,过剩4.5万女孩,如果这些女孩都“肥水落入外人田”,那么大陆的男孩真该被打屁股!台湾30岁以下性别比为107,过剩的29万男孩还在打大陆女孩的主意呢。

2010年日本30岁以下人群性别比为105,婚姻竞争压力不大,并且女孩总数共1815万,中国男孩到日本留学是一条好出路,不但可以学习知识,还能收获爱情。最好是带着妻儿回国,因为日本老年化比中国还严重(警告:别忘了赡养岳父岳母)。朝鲜性别比只有104,共有544万女孩,中国延边朝鲜族自治州近水楼台先得月,要勇于南下投资喔;但是来自韩国的竞争压力不小,韩国30岁以下性别比为109,78万光棍虎视眈眈。

东南亚30岁以下的性别比只有103,共有1.6亿女孩。“泛亚铁路”不但是“经济之路”,也是“爱情之路”。从中央电视台的《远方的家》节目中看到广西、云南的边民已经率先走出了一步。

北美和西欧性别比只有104。但是根据我这些年的观察,中国到欧美的女孩大多有去无回(外嫁率高于印度人),而很多男孩却净身而归。因此,中国男孩与其努力学英语,不如改学西班牙语。拉美-加勒比海地区30岁以下性别比只有103,共有1.6亿女孩,并且勤劳、开朗。

印度女孩绝对数多,30岁以下共有3.3亿人,但是印度的性别比高达110,过剩3297万男孩(世界第二大光棍大军)。因此,虽然中印贸易在不断增加,中国产品不断占领印度市场,但是中国很难从印度“进口”新娘。不过如果真有唐僧师徒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取回真经的毅力,还是可以从印度娶回新娘的。据说今后将修建第三条欧亚铁路桥:中国-缅甸-孟加拉国-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欧洲,从经济角度看这无疑是世界上最有经济活力的一条铁路,因为沿线人口密集、结构年轻;但是这不利于中国西向“和亲”呀,因为印度男孩将是拦路虎,会横刀夺爱的。

中国西向“和亲”还是应该沿着丝绸之路(感谢老祖宗提前勘探了这条路线),通过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这些中亚国家,进入西亚、非洲。中亚五国30岁以下性别比只有103,共有1803万女孩;新疆的男孩不要羞涩,要积极去攀亲呀。西亚的性别比为108,还是算了吧,应该一路西奔到非洲。非洲30岁以下性别比只有102,共有3.5亿女孩,其中撒哈拉以南地区有2.9亿。撒哈拉以南地区经济比中国落后,目前经济开始起飞,中国男孩在那里应该可以找到爱情,还可以淘到真金。呵呵,人财两旺!你的某一代后代说不定还能成为某个小部落的酋长;非洲的男孩(如奥巴马的父亲)早就到美国“生产”总统去了。

(数据来自《中国2010年人口普查分县资料》、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2年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