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鸡大学”为何在国外没有市场?

“野鸡大学”的存在,其实并不是海外留学的隐患,我国一些出国留学机构,用“野鸡大学”牟利,以及有的出国留学者,主动去混(或买)一张“野鸡大学”文凭,才是出国留学的隐患。因为“野鸡大学”在国外是客观存在的,这些“野鸡大学”,在其本土没有市场,却在中国找到广阔的市场,专门面向海外用户定制文凭,这才是问题的要害所在。

“野鸡大学”为何在国外没有市场?这是因为国外普遍实行“自主办学,自授学位”办学制度,简单地说,学校一开办就可招收博士,老百姓也可去选择“攻读”,学校可以随意发放文凭,但这样的文凭,如果没有专业机构认证或用人单位认可,就是废纸一张,对此,国外的受教育者都十分清楚,因此没人会花这个冤枉钱。但在我国,学历制度却完全不同,学校既不自主办学,又不自主授予学位,学位是由国家统一授予、承认的。在这种学历制度下,我国形成了“学历社会”,“野鸡大学”,也就利用这种学位授予体系的差别,在我国找到巨大的市场。——在国外搞一张学校自主授予的文凭,在国内当作是国家授予的文凭使用。

不论是中介机构用“野鸡大学”赚钱,还是有些受教育者主动去搞一张“野鸡大学”文凭,都是利用这一差别。——中介机构会利用家长和学生的无知,告诉家长留学某校,可以获得本科、硕士学位,家长们认为这一学位,是和国内“国家承认”的学历价值一样的;受教育者主动去搞一张野鸡大学文凭,是想利用社会的无知,浑水摸鱼,尤其是官员、高管,在国外野鸡大学搞张文凭,就可以在晋升、考核中派学历的用场。当然,这种做法,本质属于“权学交易”、“学历欺诈”,官员、高管能将海外“野鸡大学”的文凭当正规大学文凭使用,背后有权力之手。

如何消除这一乱象?要取缔国外的“野鸡大学”,这是不可能的,“野鸡大学”做的就是贩卖文凭的生意。要让“野鸡大学”不在中国招摇撞骗,在现实的教育制度和人才评价体系中,也很难。唯一可行的办法,是打破国内的国家承认学历体系,既取消学位由国家承认、授予,又取消一系列与学历相关的考核、评价指标。对于学校来说,实行自主办学、自授学位,对于用人单位聘用人才来说,关注应聘者的本身的能力和素质,至于其所获学位,有无含金量,则要看专业认证机构的认证。也就是说,要改变行政主导的办学体系,建立以市场竞争为导向的办学体系。

事实上,上大学,只看重文凭,而不是看获得怎样的教育,这已是我国整体教育的严重危机,在国家承认学历制度的影响下,一些办学者并不重视人才培养质量,只回报给受教育者一纸证书;一些受教育者也不认真学习,将混到一张文凭,作为读大学的目标。可以说,在我国,存在大量得到国家学位授权许可,但却在做文凭生意的“野鸡大学”,这比国外“野鸡大学”的隐患更大——他们拿着国家授予的文凭,可文凭却没有任何含金量。

只有打破国家授予学历体系,建立以学校自主办学为导向的“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新体系,我国才会摆脱学历社会,学历生意在我国才会没有市场,这不仅对国内教育如此,对海外留学也如此。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