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凯杰和李宗瑞谁更屌?台湾妹下面很紧、胸部大!

在淡江大学念书的土耳其籍王凯杰遭控性侵,检方意外查出29段性爱影片,被封为「洋版李宗瑞」。他号称「500人斩」,坦承来台是因为「亚洲妹下面很紧」。
办案人员透露,王凯杰拥有完美身材和「巨鵰」,每次嘿咻都会带套,过程中大玩各种体位,姿势五花八门,时间都在半小时和一小时之间,有些女子还边吃零食边做爱,甚至完事后意犹未尽,大喊,「Oh my god!我还要再一次!」让员警全看傻了眼。
据了解,王凯杰曾向朋友自夸「一天五次郎」,一天最高纪录可以做爱5次。他偏爱有肉、胸部大的台湾女生,29名女子都有C罩杯以上,其中还有上围傲人的G奶辣妹。他直言最喜欢玩亚洲妹,「因为下面很紧,欧美女性下面松垮垮的。」
王凯杰被控性侵、偷拍,遭封是「洋版李宗瑞」。但办案人员说,他不像李宗瑞下药、迷姦女子,女子如同「死鱼」,王和29名女子发生关系,她们都很「投入」,甚至有人还主动帮忙脱他裤子,若要比喻应该是「洋版陈冠希」比较贴切。
台北地检署不满台北地院裁定王凯杰20万元交保,20日向高等法院提出抗告,高院裁定发回重审。北院原本打算连夜开羁押庭,却一直联繫不上王,只好21日再开,如果一直找不到人,不排除直接拘提到案。

王凯杰偷拍人数比李宗瑞少,但视频太淫秽!种子在哪里?

虽然王凯杰偷拍人数较少,但影片的淫秽程度远远胜过李宗瑞,检警看完都脸红心跳地说:「这个如果外流绝对会死人的!」
「土耳其版李宗瑞」王凯杰惊传偷拍与29名台湾正妹性爱过程,办案人员2天来不眠不休反覆勘验影片,发现王凯杰拍摄距离近、画质精晰,女主角的长相和私密部位都拍得一清二楚,每次做爱平均30分钟情节有如A片超激烈,「李宗瑞根本不能比!」检察官担心影片外流,严令禁止拷贝证据,「如果外流绝对会死人!」
一名女大生指控,今年4月,她在王凯杰的住所险遭王性侵,检警获报后18日前往王家搜索,意外在他笔电、手机内发现29段性爱影片,办案人员透露,29名女主角都是台湾女性,每个人都拥有职业模特儿级的好身材。
王男被捕后自夸,来台5年,每年至少都有100个台湾女生抢著跟他上床,在台猎豔战绩早突破500人大关,「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台湾这麽受欢迎」,专案小组透露,相较于李宗瑞迷姦、捡尸偷拍,被害人多呈现昏迷状态,王男性爱影片中的女主角不但意识清醒,还积极主动抚摸、挑逗,因画质清晰、时间长,激情程度有如A片。
「跟这个一比,李宗瑞根本逊毙了!」检察官担心影片若曝光,女主角恐无法承受,已下令严禁私下拷贝证据!中山分局证实,为免李宗瑞偷拍性爱照外流事件重演,严禁承办警员複製及翻拍性爱影片,这也是国内检方「首度」禁止警方留性爱档案在警局。
虽然王男辩称影片非偷拍,但巧的是,检警搜索当天,正好有一名吴姓女子在他家「看兔子」,听到检方发现性爱影片,吴女赶紧追问其中有没有她的身影,结果警方还真的找到了2人翻云覆雨的影片,看到自己的私处被放大特写,吴女气得痛骂王男下流,「我也要告他!」当面戳破「百人斩偷拍狼」的谎言。

北京警方:“打飞机”“胸推”均认定为卖淫嫖娼

北京警方遇到“打飞机”“胸推”等,又是执行什么标准以及如何处理的呢?
法条:据了解,按照公安部司法解释,卖淫嫖娼是指不特定的异性之间或者同性之间以金钱、财物为媒介发生性关系(不包括推油等按摩服务,包括口淫、手淫、鸡奸等)的行为。
认定:据一线执法民警介绍,认定卖淫嫖娼,主要看行为主体之间主观上是否就卖淫嫖娼达成一致,如已经谈好价格或者已经给付金钱、财物,并且已经着手实施,但由于其本人主观意志以外的原因,尚未发生性关系的;或者已经发生性关系,但尚未给付金钱、财物的,都可以按卖淫嫖娼行为依法处理。

民警称,像“打飞机”“胸推”等均属色情服务,在北京警方多年的实际执法中,均认定为卖淫嫖娼。
处理:按照以下量罚基准执行:对卖淫嫖娼者,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罚款;对具有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卖淫嫖娼、已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的人初次卖淫嫖娼、因生活所迫初次卖淫等属于“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对卖淫嫖娼人员,除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外,可以依法予以收容教育;对具有已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人员多次卖淫嫖娼、18周岁以上人员卖淫嫖娼2次以上等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收容教育;因卖淫嫖娼被公安机关处理后又卖淫嫖娼的,实行劳动教养,并由公安机关处5000元以下罚款。对应当给予行政拘留处罚,但因具有怀孕或者哺乳自己不满1周岁婴儿,以及70周岁以上人员实施卖淫嫖娼等情形的,不执行行政拘留处罚。

按摩女提供“波推”、“打飞机”等色情服务,算卖淫吗?

理发店店主雇请多名按摩女提供“波推”、“打飞机”等色情服务,检方以“涉嫌卖淫嫖娼”提起公诉,但随后又以“不应当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为由撤回起诉,3被告人无罪释放。南海警方近日再次破获同类案件,但由于法律规定此类行为并不属于卖淫行为,如何处理及是否移送起诉引发争议。
案例:理发店提供色情服务 老板无罪释放
2011年7月,南海警方查获一理发店里多名男子涉嫌卖淫嫖娼。据调查,该店雇请多名按摩女子为客人提供色情按摩。随后,警方以涉嫌组织卖淫对这家店的老板李某和两名管理人员刑事拘留并立案调查。案件侦结完毕移送检方后,检察院以同样的罪名向法院提起公诉。
2011年底,李某等三人被一审法院以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不等。但一审开庭期间,李某等人的辩护律师对检方指控的罪名并无异议,并当庭表示认罪希望从轻判决。一审判决后,李某却突然提出了上诉,其新代表律师提出起诉书指控的行为不构成犯罪,3被告人均无罪。检方经过两次补充侦查后,2012年初以“不应当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为由,撤回起诉,3被告人无罪释放。
省高院:手淫服务不属卖淫行为
记者了解到,被告上诉后,佛山市中院组成合议庭审查,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决定发回重审,并对此案争议的焦点作出答复。
答复称,该案中被告人及证人证言等证据涉案场所只提供“打飞机”、“洗飞机”、“波推”三种色情服务。根据刑法学理论,卖淫是指以营利为目的,与不特定的对方发生性交和实施类似性交的行为,不包括单纯为异性手淫和女性用乳房摩擦男性生殖器的行为。
根据广东省人民法院20 0 7年有关介绍、容留妇女卖淫案适用法律问题的批复称,介绍、容留妇女为他人提供手淫服务的行为,不属于刑法明文规定的犯罪行为。故该三种色情服务不属于《刑法》第六章第八节中组织、强迫、引诱、容留卖淫之“卖淫行为”。
现状:组织者未获罪 警方执法遇尴尬
记者近日从南海警方获悉,该局再次查获一宗同类案件,但对于如何处理及是否移送起诉存在争议。有民警表示,“该案该如何处理,我们现在慎之又慎。”基层民警也表示,目前法律规定不是很明晰,执法很困难。
以往佛山警方遇此类案例如何执法?佛山警方相关负责人昨日回应,20 0 1年公安部对广西自治区公安厅《关于对以金钱为媒介的同性之间的性行为如何定性的请示》有明确的批复,不特定的异性之间或者同性之间以金钱、财物为媒介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的行为,都属于卖淫嫖娼行为,对行为人应当依法处理。
“如果是卖淫嫖娼,佛山警方就是根据这个批复办理的。”该负责人还表示,至于组织卖淫者,则要根据法律规定移交检察院提起公诉。“我国对卖淫行为一般处以治安处罚,对组织卖淫者,涉嫌组织卖淫罪将予以刑事拘留。”该负责人说。
链接
同类案件全国判决不一
同类案件国内其他法院认定和判决不一。2004年福州福清法院审理的汤某等涉嫌按摩店手淫服务案,被告人行为构成容留卖淫罪;2008年重庆市黔江法院审理的庞某涉嫌会所色情按摩案协助组织卖淫罪未获认定。但在江门法院最近认定一宗组织卖淫罪,则认定手淫服务属于卖淫行为。
观点
“社会发展定义外延也应拓展”
佛山政协委员、知名律师徐玉发:这是一个法律漏洞,不利结果不应由被告承担,而是通过司法解释来弥补。现阶段,手淫并非刑法意义上的卖淫行为,组织者也不构成组织、介绍、容留他人卖淫罪。公安部的批复认为手淫属于卖淫行为,虽然既不是法律也不是司法解释,但是在办案过程中还是有参考性。不过,治安处罚意义上的“卖淫”不能和刑法意义上的“卖淫”画上等号,后者的概念应该理解为取得报酬而与他人性交的行为,性交有严格的界定。
法学副教授、律师戴国梁:传统意义上的卖淫仅指以营利为目的而与他人发生的男女性交行为,后来随着同性恋间有偿性服务的出现,卖淫的外延扩大到为同性提供性服务。这种变迁,说明卖淫的含义并非一成不变,而是随着社会生活的变迁而发展的。

如果轮奸不叫轮奸,叫轮流发生性关系。。。。

据媒体报道称,已经沉寂多日的李天一案终于有了新进展。北京警方证实李天一案已侦查完结,进入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有媒体在报道中写道,2月17日晚,李双江之子李天一与另4个男孩一起,在五道口一酒吧内将一醉酒女孩带到湖北大厦一房间,“轮流与女孩发生性关系”。于是,网友们开始造句了……
有网友评论戏谑道:有背景的人跟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叫嫖宿幼女;没背景的人叫强奸。有背景的人轮奸叫轮流发生性关系,没背景的人叫轮奸。有背景的人戴套强奸不算强奸,没背景的人打飞机也算嫖娼。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去解释,还是凤凰网博报说得好:如果轮奸不叫轮奸,叫轮流发生性关系,那么杀人也不叫杀人,叫终止对方生长进程;贩毒不叫贩毒,叫兜售有瘾食品;赌博也不叫赌博,叫有奖励性娱乐。
看似不经意的几个字改动,却足以让李天一轮奸案“逆天 ”。轮流发生性关系,强调发生性关系是在双方都同意的前提下进行,法律上可以不被追责,但轮奸和强奸则是强行发生性关系,最高可处死弄。有网友就此质疑:继带套就不算强奸,雷书记谈恋爱之后,有人把李天一案被说成是轮流发生性关系,说的这么委婉这么浪漫这么无耻!神奇大地又喜迎新名词诞生:“轮流发生性关系”!这是权贵专用词吗?谢谢你们再一次给公众普及了中国刑法的新解释! 中国的词汇是神奇的词汇,许多词语竟然可以随意拆分而且表现出不同的意思。过去官场上有刀笔书吏之称,老吏断案,一句话可置人于死地,也可活人于断头台下。“事出有因,查无实据”,与“查无实据,事出有因”仅仅颠倒一下,但结果却大相径庭:前者能无罪释放,后者就难免要吃官司了。武松仇杀西门庆和斗杀西门庆一字之差,就能使得武松笔下超生。曾国藩的事迹更是告诉我们,讲屡战屡败还是屡败屡战,“换个说法”后果也会大不一样。
很多词好像稍微改动一下,“意境”就大为不一样了。比如:用“下岗”、“待业”来取代“失业”;用“待富者”取代“穷人”;用“失足女”代替“卖淫女”;用“负增长”代替“下滑”。别说“罚款”,要说就说“执法”;别说“涨价”,要说就说“调价”;别说“停滞”,要说就说“零增长”;别说“跑官要官”,要说就说“要求进步”;别说“渎职”,要说就说“管理不到位”;别说“权力是上级给的”,要说就说“人民赋予”。
有的地方,甚至管打麻将叫“政治学习”,与情妇幽会是过“组织生活”。更有意思的是,有位公仆进了那种特种服务的歌厅,被有眼不识泰山的“扫黄”执法人员鲁莽拘留了。为了有个交待过去的“说法”,煞费苦心称之为“去了不该去的地方,但没办不该办的事”。“说法”到了这个份上,也算到了一定境界了。
或许,是因为中国的文字博大精深,中国的语言的确高深莫测,于是,很多官员就欲盖弥彰地玩起“文字游戏”来。面对负面事物,我们汉语的词汇是如此的丰富,永远不愁找不到体面的相关词和替代词。这些词语就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化妆品,为难堪事件涂脂抹粉,哪怕是粪便也能修饰成鲜花,哪怕是死尸也能粉饰成活人。然而脂粉再多都难完全掩盖固有的丑陋,殡仪馆的化妆师再有能耐,也无法真正把死者变活。
当年一位河南老人为拆迁跳楼了,诞生了一个新词:“自主性坠亡”。之后对于何为中国特色?有网友在微博上戏答日:保护性拆除、休假式治疗、戴套式强奸、轻度型追尾、幻想型自由、试探性自杀、合约式宰客、政策性调控、倒退性改革、疯狗式贪污、挽救性枪毙、正确性错误、保护性销毁、礼节性受贿、政策性提价、钓鱼式执法、确认性选举、临时性员工、普遍性无耻、临时性强奸、隐蔽性收入。它们都典型反映了中国的语言特色——为事故和问题化妆!
从轮奸到“轮流发生性关系”,这是中国司法现状的一个经典缩影。或许李天一案件让人们愤怒的不只是轮奸,而是轮奸变成轮流发生性关系。如果没有微博与其他媒体的参与,此事就不会掀起舆论的轩然大波,还不知会演变到何等的荒唐模样,一些人玩文字游戏,一次次创新,一次次洞穿老百姓底线!而网络时代的文字游戏,这些给现实和历史留下的,除了笑柄,还是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