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幼女作为一种稀缺的“性资源”,更重要的是心理需要。

海南万宁被指控“性侵幼女”的两个禽兽,小学校长陈某鹏和房管局职工冯某松,看来要脱几层皮了。

他们触到了这个社会大多数人的痛处。

这个痛处就是四处弥漫的被迫害感、不安全感、不公平感。其激起的愤怒、仇恨情绪,借助道德优势,能量是惊人的。

“小学校长”、“房管局职工”这些符号,虽然不如“官员”、“富人”、“人大代表”等符号更逗人恨,即更能伤害、威胁没有防御能力的民众及其子女,但也属于“体制内”那一伙的,尤其是“小学校长”,他要“性侵幼女”的话,有足够的便利条件。

骂教育,骂体制,骂权力对的袒护,表示要“阉”了禽兽们,这些活让别人去干吧。我来干点别的:对“性侵幼女”进行一个简单的社会心理分析,描述一下这类现象的“发生逻辑”。

性侵幼女的两大群体

如果我们还有记忆,就知道,海南万宁这次“性侵幼女”远不是最恶劣的,像贵州习水“嫖宿幼女案”、河南永城官员强奸幼女案等,太多了。大家之所以对海南万宁这个事情进行巨大关注并义愤填膺,是压抑后的情绪大爆发。

但实际上有两种“性侵幼女”,由中国社会的两大抽象群体来完成。

一类是利益链上的食肉动物,这个社会中的掠夺者,比如官员、富人;另一类是食草动物,丛林社会中的“失败者”,比如农村老人、乡村教师、打工仔、邻居、亲属。

值得注意的是,从数量上看,后者对幼女的性侵,比前者还要严重。广东省妇联在2012年所披露的一份报告,证实了这一点。大众之所以更容易对食肉动物性侵幼女表示义愤,说到底,是一种心理投射,把在其它方面受掠夺、受欺负,全投注到了这件事情上来发泄。

但如果我们有幼女,那么,对于心理失衡的食草动物,是必须防的,作为邻居、亲戚、教师、工友,他们实际上更有便利条件。

我还想恶狠狠地揭露,在今天,无论一个人是食肉动物还是食草动物,只要具备这两点心理特征中的某一点,一定会有“性侵幼女”的无意识或有意识冲动,尽管冲动不一定就变成行动。

这两点心理特征是:A、具有“占有”的强烈倾向或焦虑;B、心理失衡。

这两点心理特征,像狄仁杰对元芳所说的,背后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利益食物链,心理食物链

无论是怎么发生的,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稳固地形成了一条食肉动物吃食草动物的利益链(贫富悬殊、阶层固化、机会不平等都是对这个利益链特征的描述),而且这个链条越来越坚固。

这条利益链,根据一个人的权钱学历户籍容貌等综合排序,也大致对应一条“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心理的食物链。

插句题外话,所谓“屌丝”的自嘲,其实就是一种预先的心理保护——“我为了防止被你在心理上吃掉,先贬自己了,在心理上,你吃我,对于我也就没什么杀伤力了”。

当利益食物链和心理食物链一起变成每个中国人不得不参与的游戏,而且好像还改变不了时,就有了可怕的社会心理后果。

心理变态

第一个后果,食肉动物会心理变态。

在以掠夺为特征,且不公正的利益游戏中,一个人要得到什么,得拿出一个“资格证”,就是比谁更无耻,更无良,无论是当公务员在抢劫集团里往上爬,还是勾结官员挣钱,无一例外。

弗洛姆老师曾经揭秘过,一个社会,你要在制度上玩下去,得让人们具有某种匹配的社会性格和心理结构。比如,资本主义要能玩下去,就要培养人们的占有倾向,培养他们的“自由”意识,培养他们“努力才能成功”的信条。“社会主义”,则需要培养人们的受虐倾向。

党国体制需要培养什么呢?培养把政府和国家看成是一回事,且在心理上寄生于这个体制的五毛。

当一个社会形成某种掠夺成性的利益链,要能够玩下去,也是需要培养人们的某种社会性格和心理结构的。一群道德上的好人,是不可能去掠夺别人的,而一群没有占有倾向,且不懦弱的人,也不可能容忍别人的掠夺。它相当于对参与这场游戏想得到好处的人发了一个命令:“你要想混进来得到处好,必须卖掉、扼杀你的自我和人性!”

而扼杀自我和人性,必遭它们的无情报复。

复杂的心理机制我就不讲了,只描述一下食肉动物们的心理后果:就是无论得到多少,内心深处都会受到谴责。这种谴责使他充满了焦虑,必须通过不断地占有、掠夺来证明自己这样干是合理的。不断地占有、掠夺,实际上相当于吃药来治疗心理残废的自己。

权力、金钱、房子、美人,这些稀缺资源,都是占有、掠夺的对象。

为什么要去性侵幼女呢?因为幼女是处女,在今天这个时代,实际上是更为稀缺的资源,也差不多是最后可以占有、掠夺的资源了。在和别人的心理竞争中,她们更能满足食肉动物们占有、掠夺的快感,以及在变态中消除焦虑。

古今中外,性侵幼女的现象都存在。但在今天的中国,它远不只是道德问题,心理问题,而是不平等的利益结构的一个后果。

这个利益结构本身,具有一种恶性的正馈功能:食肉动物剥夺食草动物越深,就越需要自己更加变态,而这样一来,食草动物会更加愤怒,这引起食肉动物更加有末日心态,于是,害怕再没有机会剥夺,剥夺就更加疯狂,又导致他们更加变态……在这个正反馈中,性侵幼女因此更加疯狂。

心理失衡

但食草动物们也不就是好东西。

这就涉及到了第二个心理后果,食草动物们会心理失衡。

我观察和思考过农村那些性侵幼女的老人,活了一辈子,为什么突然“晚节不保”?这并不是说他们原来就是装的。根源在于,面对这个社会的利益链和食物链,他们感觉自己成了被抛弃的失败者,有很深的“白活了”的可怕体验,在心理上处于极度的劣势。

来日无多,必须补偿自己,并“报复”社会。

去和别人玩追逐权力、金钱的游戏,对于他们来说已无法想象。但他们还有更好的机会:占有更为稀缺的资源——幼女。

性侵幼女,使他们在心理竞争中,突然找到了心理优势,并完成了对社会的“报复”,使自己觉得这辈子并没有那么失败。其内心的声音是:“太阳你妈,你们得到,老子也得到,而且是更有价值的东西!”

广西武宣县的一个70来岁农村老头,性功能早已退化,其老婆说“我那老头已经不行好多年了”。但这并不妨碍他性侵幼女,因为这样做并不是解决生理问题,而是治疗自己的心理失衡。

心理失衡的远不只是农村老人。某些教师、民工等,直接是这个社会残酷的利益和心理竞争的出局者,心理的挫败感、怨恨感更为蚀骨。

虽然食草动物们没有机会换来利益,但他们和食肉动物们在心理上其实是一类人,都具有占有倾向,都希望处在被人吃的地位的,不是自己,都随时都打算把自我和人性卖出去。他们的心理后果,和食肉动物的区别只是,不是恨自己卖了自己,而是恨自己的无能。

而为了补偿自己,他们必须具有“被迫害感”,以便为自己突然道德底线找到心理依恃和理由。

好,在占有权力、金钱、房子、情妇上,食草动物们玩不过食肉动物们,那怎么办?和农村老人一样,出老千!盯住幼女。

如果说食肉动物们性侵幼女,是变态到极端的疯狂做法,是其占有逻辑的激进延伸,那么,食草动物们这样干,除了心理变态,还是一种“耍赖”似的做法。好像这样干就可以补偿自己的失败,并完成对食肉动物,以及抽象的“社会”的“报复”。

总之,他们一定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结语

掠夺幼女“性资源”的禽兽们,并不仅仅是生理需要,更重要的是心理需要。这种心理,正是这个社会的秘密所在。

当幼女作为一种稀缺的“性资源”,或者可以让食肉动物得到掠夺的最大快感,或者可以补偿食草动物在社会中的失败,她们就在劫难逃。

这是残酷的利益和心理竞争的一个后果。而当幼女成为这场游戏的猎物和补偿物品时,暴露出这个民族精神上的彻底沦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