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探讨,没有“18禁”的内容,对日本风俗、社会现象的讨论。

这是一篇纯学术探讨的文章,没有任何“18禁”的内容,纯粹是对日本风俗、社会现象的讨论。
日本是一个在性方面比较开放的国家,其性风俗的开放可追溯到奈良时代。在日本和铜四年(公元712年)编成的官修史书《古事记》上,就有不少提及“性”和“性器官”的记载。我们了解的日本性风俗中,往往会与“AV”、“不伦”、“援交”、“换妻”、“变态”等关键字挂钩,国人对东京的歌舞伎町、六本木、大阪的飞田新地、京桥等日本著名红灯区也有所耳闻。不少国人以为日本人的性开放就是女人都像向AV里面的女优表演那样,其实这是对日本性风俗的一个误读。窃以为,日本的性开放大致可归结为三点:性教育的少龄化和普及化,性宣传的泛滥化和夸张化,性交易的多样化和简便化。要详述日本人的性风俗恐怕是一个研究式的大课题,要深入浅出地了解这个民族的性风俗,我们不妨化整为零,从不同的角度去拆解它。今晚,秀辉从日本性风俗中“援交”和“换妻”的渊源去了解日本人对性的态度。
“援交”(エンコー)是日本语“援助交际”(えんじょこうさい)的简称,据维基百科的定义就是指女性以金钱支援交际为目的,募集交往对象进行性行为的卖春形式。简单来说,华语电影《头文字D》中铃木杏饰演的夏树就是援助交际的一个典型。一些生活贫苦的日本女学生,为了独立完成学业会选择一个有经济能力的男人进行援助交际,通过向对象提供性服务得到金钱,算是一种顾客对象比较固定的卖春行为吧。当然,也有一部分做援交的女生纯粹是贪图物质享受,在家里无法满足其物欲的情况下自己选择下海的。根据日本的法律,与未满18岁的女性进行援交就可能触犯《儿童买春·儿童色情处罚法》;如果进行援交的女性小于13岁,则无论女方是否自愿,男方都会构成强奸罪。可是,法律规定是一回事,由于援交是一种比较隐蔽的少女卖春方式,发现和查处的难度较大,就算发现了一对可能是援交的男女,也很难取证他们的交往是否涉及金钱交易。日本著名作家、社会研究学者黑沼克史曾写过一本叫《援助交際 – 女子中高生の危険な放課後》的书阐述援交行为对日本初、高中女生的危害,一度引起了社会尤其是家长对女学生援交问题的激辩。
“换妻”在日本语中的正式名称是夫婦交换,由于换妻的行为被视为不伦,日本人通常会以简称“スワップ”代替。正因为スワップ被换妻人群引用,导致一个好端端的中性词现在变成了一个暧昧色彩浓厚的词语。虽然换妻行为在日本暂时没有法律约束,属于道德层面上的问题,但秀辉始终认为,换妻行为是挑战人类社会道德伦理极限的丑恶行径,是一种必须予以谴责、批判的反道德反伦理行径。如果你身边有一个玩“换妻”的人,我劝你早点远离他,你的老婆也早点远离他,因为这个人很危险。
对部分日本人的换妻行径我们要坚决批判、谴责,但从研究日本社会、日本性风俗的角度来看,这又是一个无可避免的问题。换妻不仅滋生了社会伦理的丑恶,还衍生日后的援助交际。上世纪中叶,换妻行为在日本个别家庭中悄然兴起。令人咋舌的是,首先兴起换妻行为的是一些社会名流,属于社会上层的秘密私人派对,相互之间用“スワップ”来称呼换妻行为。后来才在其他社会阶层中发展。到了1970年,スワップ逐渐成为一种社会新兴的热潮(所谓“形成热潮”,其实换妻人群所占的比例很低,只是参与的绝对数多了,讨论的人多了,才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罢了)。这股“スワップ”的热潮更被1971年8月发行的《全国交际新闻》刊登。
在这股スワップ热浪下,一些交友网站推出了换妻中介的服务。但由于换妻人群始终不想公开自己的资料,这些企图利用“换妻热潮”大赚一笔的交友网站扑了一空。换妻行为中出现的欺诈行为也进一步打击这类交友网站的生存,比如有的人随便找了个妓女冒称自己的老婆参与换妻,对方事后发觉上当了不但控告欺骗者强奸,还控告做中介的网站欺诈,搞得这些交友网站一鼻子灰。对“换妻”生意失去信心的交友网站另创新招,把目标锁定在夫妇之外,通过“援助交际”的方式扯皮条。日本的援交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形成并发展起来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