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的施舍 》

汉斯昂着头,大步地走着。他没带遮阳伞,对 灼人的烈日毫不在意。汉斯恪守自己的处世原 则,他天生一副傲骨,不屈从于任何人和事。 他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别人,却从未指望得到旁 人的任何恩惠,追求的只是一辈子活得有尊 严、有骨气。 汉斯正走着,一个黄包车夫来到他身边。车夫 摇着铃铛,问道:“先生,你要车吗?”汉斯转 过头去,发现那个人瘦得皮包骨头,目光里似 乎包含着贪婪的神情。 “只有那些没人性的家伙才会以人力车代步。 ”这是汉斯坚定不移的观点。他用那粗布缝制 的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连声说道:“不, 不,我不要。”一面继续走自己的路。 黄包车夫拉着车子跟在他后面,一路不停地摇 铃。突然间,汉斯的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也 许拉车是这个穷汉惟一的生存手段。汉斯是个 有学问的人,许多概念——平等、穷苦人、上 帝、劳动分配、农村的赤贫、工业、封建主义 等等,片刻之间都闪进了他的脑海。他又一次 回头看了看那黄包车夫——天哪,他是那样面 黄肌瘦!汉斯心里顿时对他生出了怜悯之情。 黄包车夫摇着铃铛,又招呼汉斯道:“来吧,先 生!我送您,您要去哪里?” “去百老汇。你要多少钱?” “6美分。” “好吧,你跟我来!”汉斯继续步行。 “请上车,先生。” “跟我走吧!”汉斯加快了脚步。 拉黄包车的人跟在他后面小跑。时不时地,汉 斯回头对车夫说:“跟着我!” 到了百老汇,汉斯从衣兜里掏出6美分递给黄 包车夫,说:“拿去吧!” “可您根本没坐车呀。” “我从不坐黄包车。我认为这是一种犯罪。” “啊?可您一开始就该告诉我!”车夫的脸上露 出一种鄙夷的神情。他擦了擦脸上的汗,拉着 车子走开了。 “把这钱拿去吧,它是你应得的!” “可我不是乞丐!”黄包车夫拉着车,消失在街 的拐角处。

世界上的诸物是平等的,我们不能以上帝的眼 光来看待他人。 ——史提尔

《《同情的施舍 》》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