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AV女优生活折射社会病态,非“淫”字可概括

据日本新华侨报网报道,俄罗斯文豪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开篇写道:“所有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有个的不幸。”由此观照日本的“成人电影”,那些AV女优,并非用一个“淫”字就都可以概括了她的人生,其背后的种种难以言喻的动因,隐含着生活无法言述的艰辛,更折射着一个病态的社会。

为了探究这个社会,我们看看日本AV女优接拍的背后:

21岁的惠美在一家日光浴美容店做店员。不久前,她开始跟一位24岁的男人同居。后来发现每次交欢的时候,这个男人都会播放吉泽明步的AV,一面看还一面对吉泽明步赞不绝口。谁料,后来这个男人与惠美分手,惠美就下决心自己去拍AV,她说:“我要让前男友知道,我比吉泽明步更加出色!”

一个名叫A子的东京名门女子大学的21岁女性要求拍AV。拍摄前,她跟导演商量情节,发誓要“努力工作”。可是,到了开拍那一天,她没有准时抵达摄影棚。几天后,中介人给她家打电话,她母亲接电话说:“我女儿因为换血癌去世了。”原来,A子是知道自己离死不远,才想在AV中留下靓影的。

她的父亲是在东京霞关工作的公务员,母亲是专业家庭主妇。让人搞不清楚的是,她的父母在她上小学的时候,就会当着她的面观赏AV。结果,17岁的时候,她与男人发生了第一次性行为。然后,她去拍AV,对中介人这样说:“我内心里有当AV女优的愿望,是由于想扮演童年时代看到的AV女优。”

她并不缺乏“性伴侣”。她在高级会员制的婚姻介绍所里登记后,与36个会员有过性爱,并且在事后分别收费。尽管如此,她还是执意要去拍AV。她说:“跟太多的人肌肤相亲后,心里有一种空虚的感觉。我不是人,而成为了泄欲器。可是AV嘛,女优是主角,我想我能确定了自我存在的意义……”

26岁的雅美在电车里面碰上了色狼“痴汉”。她在被抚摸的过程中,心情格外地兴奋。最后,两个人一起下车去了情人酒店。有了这样的刺激后,雅美就去拍AV,处女作就是“痴汉系列”。可是,AV拍好后,雅美说:“心情好兴奋,但是没有遇到色狼时的那种感觉。为什么会这样呢?”从此不干了。

她从茨城来,是东京都里一流大学的一年级学生。几经盘问,为什么想拍AV,她说自己在做家教,教着两个中学生,接着讲:“教学生教多了,我就担心,万一跟哪个男学生有了不寻常的关系,我该怎么办?于是,我就想拍AV,首先体验一下。”这样,她凭着一颗探索之心,拍“家庭教师系列”。

她丈夫经营者一家建筑公司,本身拥有两所房子和一座别墅。就是这样一个家庭的33岁的名流夫人,却要求拍AV,其理由是:“我要解消无性生活。”据说,她在叙述自己性爱经验的时候,一双眼睛湿润了,但神情看起来好兴奋。当在会客室里面拍写真的的时候……由此,她开始拍人妻AV的系列。

两位家庭主妇,一位39岁,一位45岁。前者像鹤田真由,后者像天海祐希。两人交情很好,约定一起应征AV。前者说:“我们两个人都没有性生活,我们的老公冷落了我们。”后者说:“于是,我们就想到了拍AV,因为拍AV可以解消我们的苦闷,同时还有钞票可赚,另外也不用担心染上性病。”

至今,日本仍有为了养活家人,甘愿牺牲自己,接拍AV的女人。一位女性这样叙述自己拍摄AV的理由:“父母离婚后,我跟母亲、弟弟以及妹妹四个人居住。弟弟妹妹都是高中生,母亲的收入不足以负担一家人的生活费。所以,我必须出来赚钱。”作为姐姐,她希望能够挣更多的钱供弟妹读大学。

一位单亲妈妈,父职母职一身挑,工作家庭蜡烛两头燃。出演AV以后,无可奈何地把孩子带到AV摄影棚。当她跟多名男优翻云覆雨时,孩子就在一旁熟睡。一旦孩子在拍摄中途醒来,放声哭泣,拍摄就被迫中止,让她给孩子哺乳。待吃饱的孩子再次入睡后,工作人员们才能够复工拍摄到深夜。

我葬送了我的第一次,不是给女友,而是……小姐!

那一天,我葬送了我的第一次,不是给女友,而是……小姐!至今想起,依然令我恶心。
青春期时间,我曾幻想过多次我第一次的场景,都是和我心爱的女人,前戏缠绵,互相看着对方充满爱的眼睛,然后寻寻觅觅她的三角地,在痛苦嘶喊与快感中结束,完后我紧紧的拥抱她,并告诉她这辈子她都是我一个人的女人,我要娶她!
可是,种种原因,我这一生也只谈了两个女人,第一个初恋,是我目前为止最爱的女人,虽然她只给了我她的上半身,但是,这个女人给我的爱值得回忆一辈子。第二个女人跟我的肢体接触仅仅限于接吻,还是我以偷袭的方式进行的。而且不到5个月,我们就因为冷战而莫名其妙的结束了这段恋情。
今年我24了,我一直都是用手淫和幻想来解决自己的性问题。我的性欲很强盛,在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已经学会了手淫,虽然那时候我的高潮并没有伴随着精液的喷射,但是我确定那是我第一次高潮。随后进入青春期的我,因为生殖器的龟头开始从包皮中裸露出来,一旦走路或者运动,内裤就会摩擦到敏感的龟头,经常勃起,导致我天天坐立不安。于是我开始手淫,记得初二时是最猛的时候,基本每天早上起来一次,晚上睡觉3、4次。到现在,我基本上一个月必须两次或者一次的手淫生活。
憋了24年,这种痛苦对于一个性欲强盛又没有女朋友的我来说,痛不欲生,加上我喜欢意淫,脑子里一旦有空,就会莫名其妙的不由自主的去想一些自己杜撰的故事,里边总是离不开一些漂亮的女猪脚,而这些故事的高潮都是我跟她做爱。一旦晚上失眠我就会意淫,最终导致手淫,或者早上晨勃的时候脑子里就不由控制的幻想一些跟女性做爱的场景,然后又会控制不住的去手淫。这么多年来,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满脸的痤疮,1米75的身高,体重却不到60公斤,便秘,越来越苍老,记忆力也明显下降,总是不由自主的就发呆,这是手淫的恶果,我很多年前就知道的事,但是我改不掉,这已经成为生活中的一种恶习,况且我自制力从小就低。
总是听别人说一旦有了女朋友就会戒掉手淫,一旦有了女朋友就不会再长痘痘了,我想找女朋友,我也渴望爱情,可是我经常单身,18岁初恋谈了半年,只得到了上半身,隔了两年半我再谈了一个女友,却只接吻数次,今年我24,相当于24年来,我一直没有过真正的性生活。所以,我戒不掉手淫。听着同事经常出去找小姐,回来在哪讨论哪些地方的小姐漂亮能干,哪些地方的小姐便宜等等,我就默默的告诉自己,如果我也找小姐解决性生活,我是不是以后就不会手淫了呢?这种想法从前年已经有了,但是一直没敢进去过,不是怕被警察抓,而是,我迈不出那一步,因为我不想把我的处男身给小姐,不想第一次就被小姐拿去了。所以一直坚持不找小姐。
今天,我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洗澡时选择了套票,40块钱,洗澡,搓澡加按摩。觉得挺划算,平时也就是洗个澡而已,但是一想应该放松放松自己,于是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项服务。洗完澡后上楼做头部按摩,不知道为什么,工作人员没有让我在大厅做,反而是带到一个小房子里,里边霓虹闪烁,一张小床。等待稍许服务小姐过来了,我就说我选的是头部按摩保健,然后就躺在床上。刚开始小姐还挺规矩,给我按摩脑袋,但是按了一会就说要不要再选一些服务,我就嘴贱问了句:都有啥服务?小姐说:啥服务都有,看你选哪个了。我明白她说的意思,就说:你就给我头部按摩吧。这小姐就开始推销性服务了,边按摩边说她这便宜,各种服务加起来也没多钱,让我试试看。说完就在我胸上乱摸,我没动,突然手就下滑到我小弟弟处一通乱抓,我径直做起来,并把她的手打开了。但是,裤裆里那孙子竟然直接立起来了。刚好这一场景被小姐看到了,她偷笑,并说道小弟,干嘛忍着啊,这是正常男人的需求,出来玩的,干嘛那么较真呢,你说是吧?我一脸糗样,不好意思的坐着,然后,这小姐就边给我按摩胳膊,边给我耳边吹风,我渐渐开始败下阵了,心想,不是总想着要找小姐吗,这次就这样了吧,憋了这么久,有什么用,留给谁?哪个她又在哪里,以后如果她的第一次也不是给自己的,我又能怎么样,难道还要用日日夜夜没玩没了的意淫加手淫度日吗?就这样吧,给小姐吧。
只用不到5分钟我就败下来了,没有任何感觉,跟手淫的快感差好多,更没有平时意淫的那么有感觉。连吹带做,硬巴巴的。刚开始小姐在上,我在下,进去的那一瞬间,并不是我看日本片时男猪脚进入女猪脚穴洞的那种喘粗气的感觉,相反,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把的擦进她的里边去的。就那么上上下下,大概一分多钟,我依然没有喘粗气的感觉。后来我上她下时,我寻觅了30秒才找到口,进去了还是没有感觉。就只听见小姐装逼的叫声,催促我快点快点。2分钟后,我完了。完后的第一感觉就是没感觉。完后内心深处想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把第一次给了小姐……就这么给了小姐。忍了24年,换来竟然是如今的这般,我无言以对,只能用这篇文章来祭奠,祭奠我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