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扔掉毛巾,两腿岔开跨坐到我身上。我两手不由自主地环抱住她。

2012年7月14日,深夜 今天本来不该我值夜班,因为同事有事,所以我得下白班只有连着盯一个夜班。设备室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听着外面传来的嗡嗡的机器声,我的眼睛越来越沉重,就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手机的信息铃声响了起来。 我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条微信的请求添加好友消息,还是个女生的。我不禁喜上眉梢,平时到处加女生都没有人理我,今天怎么主动送上门一个? 我连忙通过验证,接着,那边很快发来一条语音消息。对于LZ这种行生活基本靠手的老处男来说,一条女生的语音消息足够让LZ春心荡漾好一阵子了。我激动的点开消息——-“丝~丝~丝”的电流声传了出来来。 听筒坏了吗?没有说话啊?我赶忙拿出耳机带好,又放了一遍。不听还好,一听这声音我噗噗小跳的心差点就停跳了!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声音,貌似只有电流一样的“丝~丝”声,胆仔细一听又好像有一群人在低诉着什么,就好像电影里外星人的声音那样。重要的是这个声音直指内心,仿佛能控制你的心跳一般,我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跳越来越缓慢,二头上不知不觉已经布满了一层汗珠。仿佛自己正掉进一个漆黑没有底的深洞,周围的一切都感觉不到生机了! 我飞快的拿掉耳机,外面机器的嗡嗡声仿佛把我从另一个世界拉了回来。 我长乎一口气,心想,这时什么人的恶作剧,欺负老子四女心切嘛!不过我很纳闷,那段声音究竟是什么声音?为什么听起来会有那种不好的感觉?可能摄人心魄就是这个意思了吧? 正想着,微信又发来一条信息,还是那个女生的号码,他说: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我看下时间0点已过,现在是15号了。 2012年7月15日,凌晨。 “你好,你是?”我回到。 很快,对方回来一条语音。我有些犹豫的点开了。“我是谁不重要,胆我知道你是谁嘿嘿!” 这是一个很清脆很好听的女孩声音,但我有点背她说晕了,“你认识我吗?”我问道。 “认识不认识不重要,但我知道你一个人很寂寞吧,尤其现在在一个人值夜班!你明天应该休息吧,下午6点到**酒店门口等我,我会拿一把雨伞,右手手腕系一条丝巾。” 不是吧,我更加摸不着北了,听声音不像是我认识的人里面的,而且直接就要约酒店见面?桃花运也没有这么好的吧。。。 “好歹告诉我你叫什么吧?”我接着问道。可是对面已经没有回应了。 放下手机,我纠结的想了又想,这到底是送上门的好事呢,还是有什么阴谋,但是什么人至于要害我呢?我一没钱二没样的。。。 想来想去觉得还是朋友恶作剧的可能最大,等下午我就去会上一会,看他们能有什么鬼把戏! 2012年7月15日,傍晚。 下了夜班后回家一觉睡了5点多,差点要过了约定的时间了。不过她说的那个酒店离我家倒是很近。 去的路上我忽然想到,直接约我去酒店,会不会是酒托啊什么的?不过转念一想酒托怎么知道我的号码,而且还知道我在上夜班呢,想必不是吧。到时候我先在马路对面看看情况,有什么不对立马就闪人。 很快 到了酒店附近,这里人不很多,我没费力就望到了那个姑娘,右手手腕绑着丝带拿着雨伞。我在记忆力搜索了几遍之后确定,这个姑娘不是我认识的,而且可以肯定从来没有接触过。但是我很快被她的样貌所吸引了,乌黑的长发直垂腰际,末端用绸带绑住;眼睛又黑又大,虽然现在还看不清,不过感觉一定很有灵气; 小巧的嘴巴嘴角微微上扬,薄薄的如同嵌在脸上。 正在我观察的时候,她竟然冲着我直直走了过来。我又点惊慌失措,我们明明应该不认识而且没见过的,为什么她好像是认出了我呢??? 果然,她冲我走过来,直接就挽住了我的胳膊,而且用手指堵住我的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是骗你钱的,酒托什么的,找到你是我们的缘分!” 我听着有点发懵,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是的? 我想要问点什么,可是她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拉着我直接进了酒店里面。 其实我感觉我但是已经无法思考了,对于一个老处男来说,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主动过来挽着你的胳膊,那一阵阵女人的体香传来猛往鼻子里钻,这样的条件下我是彻底的蒙了,反应不过来了。管他呢,一个女孩还能把我吃了不成。我当时是这样想的。 现在想想,一个活了TM几千年的老东西,而且还是那么有名的,说吃我太简单了吧。。。 2012年7月15日,夜 听着洗手间里传来的阵阵水声我开始口干舌燥,欲望的种子开始躁动不安。我手忙脚乱的翻着屋子里的抽屉,盒子,不知道这酒店有没有TT。。。找了半天结果是没有!qnmlgb什么破酒店,没有TT这么办?万一她要是个想报复社会的艾滋患者啥的我不就完蛋了?》怎么办?办不办???? 正当我纠结的时候,水声戛然而止!我TM竟然不知不觉硬了起来!我赶紧坐回床上掩饰着我的尴尬。 我还不知道名字的女人缓缓走出浴室。她的身上仿佛凝聚了一层水汽,整个人在朦朦胧胧之中,而这一刻就好似是在梦中。 我感觉我的大脑有些缺氧,此时我的眼睛如同可以透视一般直接穿过了松松垮垮的围在女人身上的浴巾,眼前事无数美好的身影:苍老师,松岛枫,小泽玛利亚、、等等等等 女人走到床边,在我身旁俯下身子,长长的湿漉漉的头发垂到眼前。女人一边轻轻拨弄着秀发,一边用毛巾擦干。 我感觉我的小腹好像烧着了一样,火苗跃跃欲试着想要窜上去撩拨眼前的美女,但我却想动而又一动也不敢动。。。 女人扔掉毛巾,两腿岔开跨坐到我身上。我两手不由自主地环抱住她。她抱着我的头贴在她胸口,顿时我的脸部传来滑腻丰满的触觉,DD猛跳了两下差点就射了出来。。 这时候我无意间抬头一撇,看见他脖子上有一行蛮独特的纹身,那纹身好似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我竟然忘记了女人现在的姿势是多么撩人,她傲人的身材刚才还令我血脉喷张。我就这样被那个纹身吸引住了,不过这个纹身越看越奇怪,像是几个普通的字母,又好像是几个字母组成了是吗符号,但仔细看又觉得什么都不是,只不过是几个简单的线条。。。 女人把我推倒在床上,她骑在我的腰间,把浴巾扯了下来。而我却丝毫没有被吸引,我只是痴痴的望着那个纹身入了迷。MLGBD我TM着是怎么了?阳痿??? 正当我疑惑为什么会被这纹身吸引的时候,突然,女人的脖子从纹身的地方开始出现一条血痕,鲜血开始从痕迹上渗出来! 我吃惊的看向女人,此时她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匕首,她正在把匕首放嘴边,用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和香滑的舌尖亲吻着!!qnmlgbd!!我终于明白我碰见什么东西了!MB漂亮女人果然都TM祸水啊,不是妖就是鬼啊! 我身上这时不知是那涌上来一股力气,我想可能是这20多年的童子身以为今天终于要破了却没破成而涌上来的愤怒吧! 反正不管是什么力量,我一把把身上的女鬼掀翻,扭头朝门外跑去。开门的瞬间我回头朝女人看去,她的脖子上哪里有血迹?手上哪里有什么匕首?只有一脸的无辜和惊恐。。。难道,刚才只是我的幻觉??? 虽然想着,但动作却没有停,我一口气跑出了酒店来到大街上。看到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车辆我的心才平静下来。。。 刚才只是我的幻觉?可是好端端的我问什么会出现幻觉呢?这时我想起了那奇怪的纹身,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呢?对了,平静下来的我记忆力也好用多了,我想起来前些天看到的国外有一条关于“食脸男”的新闻,那个食脸男脖子上也有一个纹身,好像和女人的就是同一种! 这时我的冷汗才开始冒出来,MD难道刚才那女人是要啃老子脸吃??幸好刚才的幻觉救我一命啊! 心里想着,不过还是有点纳闷一个弱女子凭什么来啃我的脸呢?打不过我不是丢了色还没办成事?再者说,仅仅是有个一样的纹身而已啊,谁说这样的纹身就一定会啃人脸了?想想刚刚我掀翻她那一刻她无辜和惊恐的表情,可能真的是我错怪她了。。。唉,怪只怪那幻觉,坏了我一场好事啊。。。 2012年7月15日,深夜。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拿起手机一看已经0点过5分了,谁TM这么晚了还来找我。。。这时我发现微信又一条消息,是那个女人发来的语音。外面门敲的很急,还是先去开门好了。 起身下床,往门口走去。虽然说傍晚时候在酒店自己出现的幻觉把自己吓得够呛,但是楼主毕竟是20多年的老处男,楼主虽然没看破红尘,但绝对足够的淡定,这种事情还不能完全影响楼主的心境。。。其实这感觉是很凄凉的。。。唉! 来到门前,从猫眼看出去,楼主一惊,qnmlgbd,门外竟然站着一法海。。。不,竟站着一老和尚!老和尚白须白眉,背一黄布包,身上的黄色袍子已经洗的泛白了,手里没有禅杖也没有钵盂。真是邪了门了,这两天怎么就遇见奇怪的人? 你是?我问道。 施主,早啊,老衲有要事与你相商,烦请打开门借一步说话!老和尚说话的时候难道是太过用力?他的眉毛和胡子竟然随着说话的节奏轻轻飘舞起来,这可是楼道啊,又没有风吹。这样看起来老和尚还颇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 你有什么事先在外面说吧!这门能随便开?老子知道你包袱里是不是背了两把菜刀啊什么的。。。 施主!大祸临头了你还推三阻四!那女人难道对你很好?老和尚眉头微锁,口气严厉起来,胡须和眉毛舞得更欢了。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如何知道傍晚的事情了???难道是合伙敲诈的???虽然心有疑惑,但我还是决定开门,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我打开门把老和尚让进来,等等,不对!wqnmlgbd,这TM和尚手里端了个小孩玩儿的那种微型电风扇,我去。。我说TM胡子眉毛怎么飘起来了呢。。。顿时老和尚在我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白天的事你怎么知道的,我怎么大祸临头了?我问道。 你先别问我,我问你,你上了么?老和尚一边东瞅西瞅的找椅子坐下了一边说。 什么上?我没明白过来。 就是“日”或者说“干”直接点说就是“操”老和尚很认真的解释着。我看着他真想一脚踢他脸上。。。 行行,我懂了,没有。这很重要吗??有什么关系啊?她真是艾滋???我迷茫的问着。 没有。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滋味如何。老和尚淡定道。 wqnmlgbd!!!!我终于淡定不住喊了出来,这TM什么和尚啊?还尼玛想知道滋味如何,你是寂寞了想要还俗了么? 这时老和尚淡淡一笑,眼睛直直的看着我,那眼神仿佛能穿越时间空间一般直指心灵。 老和尚随即又摇摇头,道,我只是想知道,和一个几千岁的人做一种什么感觉? 几,几,几千岁???这次我终于打磕巴了。那个女人几千岁了???我问道。 不,确切的说是她的思想,她的大脑。老和尚道。 思想?什么意思?她到底是谁啊?到这时候我已经忘了怀疑老和尚是不是跟那女的一伙的骗子了,因为即使是个故事,这个老头编的故事也已经吸引了我的好奇心。 这个我现在和你说你也不明白,说起这个人你肯定是知道,而且中国人恐怕没有几个不知道他的,他就是。。。。老和尚说道这突然停了下来。 是谁啊?您倒是说啊!MD关键时刻卖关子,全中国都知道的人?还几千岁?哪里有这个人。。。难不成是啥千年干尸复活了??听说慈禧的尸体被军阀弄出来的时候不是还栩栩如生,还被歼尸了? 这时老和尚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钵盂,他端着钵盂走到我耳边,轻轻说出了一句话。。。。。。 WQNMLGBD!!!!我当时就骂了出来,老和尚走过来跟我说他已经两天没吃饭了,求我先化点饭前给他他就告诉我那女人是谁!!! 你说那么多,只有这句才是重点吧!我愤愤道。 这句当然是重点,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何况我为了你的事情出来的急,盘缠没有带足;不过你放心,我确实是为了解救你,不,不单单是解救你,而是解救世人,了一桩旧事而来;你若不信我不出三日,你定然玩儿完!玩儿完懂不懂?英文就是game over,你就over了! 老和尚一口气不喘说完这段,听的我更是云里雾里一般。 那求大师您先解救我,哦不,解救我这个世人吧,救完以后我定当涌泉相报,想吃什么都随你!我当时几乎已经确定他是个骗吃骗喝的假和尚了,所以我调侃道。 你现在不信不要紧,三日之内,那人定会再联系你,到时你便信了,那老衲就先告辞了!老和尚说罢便要走。 哦?那你等等,刚刚她还联系我来着。说着,我拿出手机,打开那条语音微信。 就和我收到她的第一条语音微信一样,一种奇怪的声音传来,好像是“嘶嘶”的电流声,但这次好像就夹杂了风声。 突然,里面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很苍老,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声音又一种莫名的穿透力,仿佛是对着你的心脏在诉说。我感觉浑身没有力气,听完便失去了知觉。。。 那声音说的是,”蛰伏千年避轮回,雄飞朝夕夺天下!”

《女人扔掉毛巾,两腿岔开跨坐到我身上。我两手不由自主地环抱住她。》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