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女子也有自己的苦衷,谁甘愿沦落呢,每个人选择的路不同而已。

有朋友来青岛玩了几天,跟几个朋友联系联系出去玩。话说有天青岛一妹纸叫出去唱歌,几个妹纸那叫一个疯,唱的怎么样我就不说了,关键四个都抽烟,而且每个女的怎么也喝了七八瓶啤酒还分了两瓶红酒。疯够了把音乐关了在聊天。估计没有一个还是清醒的。

先说说小芳,在青岛城阳的夜总会上班,坐台的。父亲在她十二岁的时候出来车祸不在了,剩下娘俩过,没几年她妈妈又找了个男人。也许对她不好吧,就离家出走了。去了夜总会坐台。青岛的韩国人多,她们那里只接韩国人的客。每天的小费也有一千多,可是她说韩国人都变态,咬胳膊,咬大腿,说着把裙子撩起来,全是一块一块的青紫。说着说着掉眼泪了,说在做两年攒点钱就不做了,买套房子然后找个正规的单位上班。

在说说小慧,十三岁从菏泽老家出来,做过电子厂职工,服装厂职工,韩国料理的服务员。在韩国料理做服务员的时候,被一个韩国老头看上了,拿出5千放桌子上,说包一夜。可能从来没挣那么钱吧,她没经住诱惑,就这样第一次给了一个韩国老头,从此堕落了。每天进出各种KTV,酒吧,夜场,每天也是一千多的小费。今年十八岁,可是看起来都有28岁的样子,我开玩笑说,我每半年见你一次,你都能长两岁,你的模样长的也太着急了。我很早就认识她,那时她还是在海阳上班,第一次看见她,就一个小土冒,见人还害羞,现在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说话也是不正儿八经的,告诉我她流过N次产了。我劝过她。让她找个安稳的工作,也不知道她考虑过没有,反正每次我劝她的时候她都岔开话题。。唉,这孩子。小华,以前谈过一个男朋友,男朋友瞒着她又谈别的女孩。她知道了后毅然决然的分手了。跟着小芳坐台,也算是一个沦落风尘的女子。

看着她们拿着那么多的小费,我心里那是不是个滋味呀。人家一天的小费都赶上我一个月挣的钱了,唱歌的时候抽烟,每人一包四十多的苏烟拿出来分,我那个汗啊,我才抽十块的紫云,干脆拿不出来。话又说回来了,其实她们也有她们的苦衷,只是平时不说出来而已。她们聊天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坐着一句话不说,最后小慧跟我说,哥让你看笑话了,我知道你从心底是看不起我们的。我只是笑笑,其实在之前我还是有这个想法的,可是听她们说完后感觉人这一辈子活着就是遭罪啊。谁敢说自己没心里的苦衷。只是你们不说而已。风尘女子也有自己的苦衷,谁甘愿沦落呢,每个人选择的路不同而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