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过,女人还是厚嘴唇的好。

“菇凉呐,缘分乃是上苍冥冥中注定,可遇不可求啊!”此时此刻,我正在指引在姻缘中迷途的妹纸。
“唉,难道我注定一辈子孤独吗?天啊!我怎么这么可怜。”妹纸哀愁道。
“大湿,你说我该怎么办?”转而,她骤然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我伸出手,神秘道。
“这个,我懂,我懂!”妹纸掏出一张十块钱的纸币塞到我手中。
“嗯,注意白这个字。”迅速地把钱放进口袋里,我才幽幽道。
“白?”妹纸疑惑道。
“嗯,凡是与白相关的。”每次我都这样说。
“白色衣服算么?“妹纸扬起头,满是期待的问。
“当然算!”我肯定的回答。
“那大湿,大湿,你今晚有空么?”妹纸忽然低下头,羞涩而傲娇。
大湿我气运丹田,大吼一声:“啊!城管!!!”
然后,抓起地上的小马扎,逃命而去。

当然,如果妹纸是一百斤而不是一百公斤的话,上面的情节应该会略有出入,至少,大湿我不会以一百米12S的速度奔跑。
相信大家对大湿我有了一定的认识,没错,我是一个算命先生,江湖上人称徐半仙。附近两个菜市场都有我的粉丝,不信你问问卖菜的王大婶,徐半仙这个雅号就是她给我取的。
为什么王大婶会叫我徐半仙?这是有故事的。
当年,嗯,也就是一年前的事情。(忽然想起,我已经摆摊一年了,真是光阴似箭,流水无情啊!)
王大婶带着刚刚怀孕的儿媳妇来找我算命,问的是肚中孩儿之性别。
当时,我又是掐指,又是开卦,就差问米了,好不专业,整得王大婶一愣一愣的。结果却是令王大婶大失所望,肚中乃是个女孩。
王大婶的儿媳妇听后脸色都青了,估计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
不用想,来问这个的婆婆都是具有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
王大婶就更不用看了,开口就骂儿媳妇不争气,尽生赔钱货。
王大婶的儿媳妇瞪着我,要不是王大婶在,估计她要生剥了我吧?
让她瞪去吧,反正又不会怀孕。
面对王大婶儿媳妇的质疑,我灰常淡定地说一句,我是专业的。
王大婶带着儿媳妇愤然离去的半年之后,我又一次见到王大婶,她带着隔壁卖猪肉的李大婶和她的儿媳妇,不用问,肯定又是来问性别的。
这一次,我还是说女孩。
没想到,两次全中,百分之一百的中奖率。从此,徐半仙的名号响彻整个黄旗市场。
你们肯定会惊讶,为什么我猜得那么准?
如果我告诉你们,我不是猜的,你信不?
不过,我还真的就告诉你们,我真不是猜的,我那是胡说的。
只是,这胡说是有技巧的。从古至今,重男轻女的想象虽然有所淡然,但并不代表消失了。作为一位专业的算命师,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做好本职工作,为算命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依然记得,一年前,我在三道观门口遇到一个大胖子和尚,他告诉我,不管人家来问生男或女,一律都说是女孩。
为什么?因为生了男孩,高兴,也就会把这事给忘了。
如果生了女孩,嘿,中了!他就会挂记在心里,念念不忘,心中结。
于是乎,他就会觉得你算得准啦!
那时候,我才刚刚跑江湖,哦不,是刚刚修道,胖和尚还教了我不少,至今牢记于心。
比如,他说过,女人还是厚嘴唇的好。
一开始,我也不懂,那一夜之后,我懂了,你懂了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