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国主义通过的医改法是神马样的?

我对美国整个医疗体系的历史不怎么了解(争取明年系统的看一看),只能勉力说一点。

先一点点大的架构:医疗体系是三家博弈:政府,保险公司,和医疗企业(医院和药厂)。不同国家的差别,应该主要在保验公司和医院的公营私营上。加拿大的就是公营。像德国这样的,应该是保验公司是非赢利的。而在新西兰,政府保大病,小病由保验解决。这是不同的国家的不同处理,有各自利弊。

美国的保验公司和医疗企业都是私营,但在 60 年代通过了 Medicare,把老年人的医疗保险由政府接管了。还有 Medicaid,把残疾人的也接了(现在平均每年每人大约有两三百美元税用在 Medicaid 上)。

就事论事的讲讲这个医改法的内容,这个在 @Raymond Wang 的贴子中已有不少了。在 wiki 上有一个简单的总结(en.wikipedia.org/wiki/Affordable_Health_Care_for_America_Act):

医改法的主要内容:

prohibiting health insurers from refusing coverage based on patients’ medical histories

保险公司不能因为投保者的病史而据绝投保

prohibiting health insurers from charging different rates based on patients’ medical histories or gender

保险公司不能因为投保者的病史而索要不同保费

establishing minimum standards for qualified health benefit plans

为医疗保险设立最低标准。上面这几点,也是保验的意义。但是这势必要增加保险公司的负担,因为如果大量低风险者不投保的话,保险的意义就降低了。

repeal of insurance companies’ exemption from anti-trust laws
a central health insurance exchange where the public can compare policies and rates

医保公司也受反垄断法监管,增强市场竞争。这个应该是民主党向共和党的妥协,强调保险的私营机制,非垄断性,市场机制。这样下来,保险公司赢利的机会更小了。所以,要让保险公司能挣钱,提供好的保险,就要为保险公司好处,增加投保者,尤其是低风险投保者。

requiring most employers to provide coverage for their workers or pay a surtax on the workers wage up to 8%

公司必须给雇员买保险,不然要交钱。这个就是为保险公司提供降低成本,提高利润的低风险投保者。(但是有人指出,现在随着保险费的提高,公司为雇员提供的保险有时已超过了 8%,公司完全可以靠交罚金省钱)

a subsidy to low- and middle-income Americans to help buy insurance

requiring most Americans to carry or obtain qualifying health insurance coverage or face a fine for non-compliance.

强制大部人买保险,给低收入者补助来买保险,都是为保险公司提供更多投保者。

allowing insurers to continue to dictate limits on evaluation and care provided consumers by their physicians (“managed” or “rationed” care)

avoidance of capitating or regulating premiums which are routinely and in accordance with this law, charged by an insurance company for coverage, which might make the coverage non-affordable vis-a-vis a consumer’s income

这两个是给保险公司定价权(什么价格,什么服务),也是要让他们能保持贏利(保险要涨价了!)。

imposing a $2,500 limit on contributions to flexible spending accounts (FSAs), which allow for payment of health costs with pre-tax funds, to pay for a portion of health care reform costs.

这是限制 FSA 总额的条款,为什么会有这个,还要达人来解释。这东西听上去挺好的啊。

下面的都很政治了。比如扩展 Medicaid,交税啥的。

restrictions on abortion coverage in any insurance plans for which federal funds are used

限制政府的钱用在堕胎上。关于堕胎费用是谁出的问题,是个永远都两方不讨好的问题。

基本上,虽然是三家博弈,看得出主要在解决政府和保险公司的关系,医疗企业是看客,发言权不多。我想主要是因为,医疗保险是信息越多越不平等,越不能有效市场化的行业(我知道你有病就不保你)。所以也就越需要政府介入,但这也就触了政府介入私人领域的忌。这个,就跑回到了社会福利的问题上,可参考

至于说两党决策的来源,以前博客写过一点,抄来作参考:

由于共和党是从较为单一的群体演化而来,所以它的支持团体也是大块而单一的。这种党派内部在文化上的相对纯粹性,和经济收入上的相对富足,让共和党可以选择道德逻辑上更自洽,更加理想化的政治纲领。

相比起来,民主党的支持者是由多个不同的社会群体组成,这些群体有着相当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各自的追求不同,所以共同低线就得拉得很低,很难找到像共和党那样理想化的理念概述。比如同样是追求社会公平,共和党的支持者经济上无负担,所以他们强调所谓公平的竞争环境(起点),而民主党的支持者有很多低收入者,就要强调公平是每个人都能得到最基本的社会保障(终点)。

所以民主党要强全民医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