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今晚要入党,黑色木耳甚**,闷时便是郭美美,荡时金莲又怎样?

Tonight go party,I’m a sexy girl.I sometimes good sometimes bad,this is me,you don’t like me you can get out!

我今晚入党,我是一名从事性工作的女孩。我的服务有时好有时坏,这就是我。你不喜欢的话,可以随时拔出来

唐诗版」:一朝弹冠入凤池,篷门湘华洗凝脂。娇吟婉啭韵不定,云雨无情君自辞。「宋词版」:夜入党支部,自诩性感夺目,时常喜怒无度,尤物,尤物,非干爹勿入!「元曲版」:子时趋党部,妾本是性奴;间或有良运,间或艺稍疏;本色方是我,任君来去如。

奴家今宵闻召进朝,妾身本乃一青楼风尘女。奴家所接之客等级有高有低、枕间云雨之服务时好时坏,此乃烟花女子也。客官倘若不乐意奴家之服侍,还望及时抽刀退货奴另侍官人以求红会得续!

【卜算子】深夜奔党部,自诩胜尤物。小女本是良家妇,失足于干部。喜时潮如涌,倦时半滴无。妾身虽贱存本色,非干爹不入。

【红楼体】今夜随姐姐们去了党部,到底都是些性服务的丫头,偏生碰上我是个不成才的,活儿时好时差。唉,罢罢,这会子爷若是不喜欢我,那便拔了出去吧

《念奴娇·勃大精生》:月夜黨部亂交歡,妾身衣帶寬。或貞或淫君自品,巫山雲雨情。紅床春夢青纱帐,直教君难忘。浪語嬌喘應由我,觀音蓮上坐

今夜去入党,奴婢过多爽。死去又活来,美美真娇娘。干爹心难测,事毕忙着装。匆匆扶墙去,当真无情郎。

为裆服务本性奴,色艺时良亦时疏。骚女本是狂放客,君子插拔任自由。

天朝名器夜媾党,喜时潮涌倦时无。妾身若难承君欢,拔枪可干家乐福。

宫今晚要入党,黑色木耳甚**,闷时便是郭美美,荡时金莲又怎样?妾本如此是天性,我爱干爹七次郎,君若喜欢任你爽,不喜拔出自撸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